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中法资讯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草根直播间:播着播着就哭了 哭着哭着就笑了

时间:2020-11-12 05:30 来源:网络整理

  11月6日上午9时,义乌市福田街道振兴社区江北下朱村的街道还没有从前一晚的喧嚣中醒来,多数商户大门紧闭。街道上行人寥寥,一时显得有些冷清。

  在村口的牌子前,一位男子身穿睡衣,脚踏一双卡通棉拖鞋,提着一袋早点蹒跚走过。

  据早点店老板说,此男子从前晚10点开始直播,近12个小时一直没停,现在饿极了,出来找吃的。

  直播创业

  51岁的王桂英,直播间都称她“英姐”。

  英姐老家在东北。来义乌之前,卖过烤地瓜,其间还做过其他小生意。由于经营不善欠了钱,为了生计,她和老伴商量决定来义乌直播创业。做了2个月,收效甚微,老伴为补贴家用,又去外地打工,只留下她一人闯荡。

  下午3时,江北下朱村恢复了原有的模样,街道上车辆熙攘,快递小哥随处穿梭。各家商户门前堆满了各色小商品,主播们三五成群,围着货架和老板们还价。

  英姐手拿一毛线帽和围脖,在手机前卖力表演着。“来吧,家人们,下雪了,天晴了,下雪别忘戴防寒帽,下雪了,天晴了,天晴别忘戴脖套……有需要的,英姐在直播间等你哦!”

  英姐激情高亢的东北话引得路人围观,“大家可别拍啊,我这可是要上热门的,你们拍了一搬运,我这原创可就白忙活了”。

  三句台词,英姐连续拍了7遍,尽管同行认为已经很不错,但她执意再拍。天擦黑,她独自蹲在路边,用手机剪辑完视频,上传后才离开。

  晚9时,英姐用白水煮了一碗面条,对着屏幕和粉丝边吃边聊,直播持续至后半夜。

  有粉丝在直播间说,“你这个岁数真拼,可要保重身体”。她说,“直播就是创业,我没退路,只能勇往直前”。

  草根直播间

  江北下朱村的主播中,草根创业者占到绝大比例。其共性相似,有梦想、有创业激情、成本低。

  单身草根主播通常住一居左右的小住房,直播、睡觉、吃饭,都在一个空间。条件较好的会租住2室房型, 今日看点网,其中一间其实是货仓。也有主播选择户外,一是为了节约成本,二是为了更好地与粉丝互动。

  直播间的打造,塑造了主播人设的定位,但在低价货品直播间,多数粉丝不在意人设,更多还是关心产品价格。

  晚7时,“关注主播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关注主播扣666,点关注”。这一语速极快,且多次重复的高分贝音量,出自正在直播的女主播李玲。

  从江西老家出来后,她直奔义乌,为了更好的收入,她与另外三人组成了临时组合,不大的直播间,塞满了各种货品和灯架。桌子上,一盒胃药和保护嗓子的硬糖放在手边。

  她们每晚轮流主播,同样高音量、高频次、极具耐心的说话每次都保持在3-5个小时,并且实时与粉丝互动,同时关注价格变化、后台数据更新。每场直播下来,四人大汗淋漓。

  所有主播都有自己的直播程序和话术,如开场白、与粉丝互动频次、点关注、粉丝灯牌、点击购物车,最终如何最大化转化点击购物才是目的。时常,喊了一晚上,也只有一两单,从后台的数据看,低价包邮的商品,每售卖一件只有几元钱收入,甚至更低,利润全靠走量。

  据一位资深从业者分析,义乌的带货方式跟外地不一样,外地更多可能是打造人设,或者是打造场景,但义乌更多的是上来就直接带货,这种比较“粗暴”的方式确实效果明显。刚入行的草根主播一般不太习惯面对镜头,时常语塞或脸红,但经过一段时间锻炼,都能对着镜头声嘶力竭。

  一位干了3个月的主播说, “饥饿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啥放不下的”。

  暴涨的房租

  随着直播行业兴起,有实力的厂家直接入驻,带动了村内房价快速上涨。42岁的李云香对房价感触颇深,她算了一笔账,5年前刚来的时候,一间店铺租金是2.5万,而今年3月后,有的已达15万。她过去租住4间商铺是10万元,现在租住两间商铺是26万元,加上地下室和水电费,一年仅商铺花费就达45万。只45万一项,店家必须做到600万-700万营业额才能把纯利润赚回来。

  “村干部倒是想让房价下来,但真的是直播带货太火了,村里最贵的店铺一间已经达到25万,房租涨是个痛点,不过只能说明这里足够有吸引力。”李云香说道。

  今年4月份以来,已经有商户因为房租价格而选择离开。不仅商铺涨,主播租住的民房也在涨,很多主播为了节约成本,几人合租或干脆住在周边村子,白天来江北下朱村找货拍段子,晚上回去直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