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中法资讯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网贷消费成不少年轻人的消费方式 农民工也不例外

时间:2020-11-07 05:08 来源:网络整理

  使用网络借贷平台支出日常消费成为不少年轻人的消费方式,对新生代农民工来说也不例外。网络借贷在解决燃眉之急的同时也存在风险,这让他们对此产生“爱恨交织”的矛盾情感。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新生代农民工生活与心态调查报告》(以下称报告), 华北资讯网,报告显示,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经济能够基本自立,但存款较少,理财观念淡薄,使用网络借贷比例高。记者采访多位在城市务工的新生代农民工发现,网络借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周转生活窘境,但不受控制的网贷也可能让他们迷失在高消费的负债陷阱中。

  网络借贷成为备用钱包

  每天坐地铁回家时,小安经常能在地铁通道看到网贷平台打出的灯箱广告,作为曾经的网络借贷消费者,她对网贷产品铺天盖地的花式广告的情感更为复杂。

  小安使用网贷最大的一笔开销是为了交学费。早年家庭贫困的小安在安徽农村读完初中后便结束学业,并于2014年和同乡前往上海打工。做过服饰厂制衣工人、餐馆服务员、超市售货员等工作的她,深刻体会到“学历这个敲门砖是多么重要”,急切地想要提升自己的学历。

  不安于现状的小安想要突破头顶的天花板,却不知道从何下手。“当时身边的朋友有人认为我是异想天开,也有人很支持我。”一次偶然的机会,小安在上网时看见提升学历的弹窗广告:通过学习,毕业后可以拿到大专学历,这让她动了心。

  2018年秋季学期之前,小安使用分期付款平台一次性付清1.6万元的报名费,拿到了机构发放的学习教材,也感到了每月还贷的压力。但小安认为,“大专毕业后还可以再申报成人本科,这让我觉得这些报名费都是值得的,日后可以挣回来。”

  和小安一样,网络借贷也为古田缓解了在老家贷款买房的燃眉之急。一年前,古田和在深圳电子厂打工时认识的妻子回到湖南老家结婚。今年6月,古田的妻子怀孕,小两口决定在老家的市区买一套大房子,把父母也接过去住。

  尽管贷款买房是当前很多年轻人的选择,然而如何还上每个月的房贷也成为必须面临的核心问题。古田的妻子已辞职在家待产,孩子的到来让他开始重新考虑消费计划。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每月收入4000多元,房贷3000元,还有生活费,孩子出生后也有很大花销。所以,想到先用网络贷款缓和一阵。”

  花钱变得难以控制

  在电子厂打工期间,古田的月薪在4000元到5000元间浮动,加班多的情况下才能拿到更多的报酬。他坦言,过去缺乏存钱的意识,导致现在非常懊悔,难以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保障。“单身的时候除了给父母寄点钱,剩下基本都用来打游戏、买衣服鞋子,偶尔还有人情开支和送礼,存不下钱。”

  妻子待产后,家里的收入来源只剩下古田一人。考虑到已支付的彩礼和买房这两项大笔开支,以及每月的房贷、孩子出生后的各项费用,古先生只能选择网贷提前垫付。“现在父母可以帮衬一些基本家用,网贷也只是短期计划,最重要还是能找到薪酬更高的工作。”

  没有攒下多余的钱,也是小安选择网贷的主要原因。尽管已经在上海务工4年,但一下掏出1.6万元的学费仍让小安犯难。“在没有负债之前,每个月要寄一半的工资给父母用来盖房子、治病,以及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剩下的工资收入则用来支付在上海的房租、化妆品、以及请朋友吃饭等费用”,小安表示自己早已成为“月光族”。

  吴倩虽然没有投资学习和房产的大额开销,然而对她来说,“女孩子在吃穿、化妆品上的花销也是一种投资”。毕业后,吴倩留在北京工作,到手的工资让她有了更多经济支配的满足感,也在花钱上越来越难以控制。

  “现在消费主义盛行,打开什么软件都能实现支付一步到位。工作后我又迷上了化妆,大部分网贷都花在了化妆品、旅游、高档电子产品上。”两个月之内,吴倩就摸清了各类网络借贷平台的借款额度、还款日期和规则,开通的相关借贷账户达10多个,都是用于日常的购物、餐饮等消费。

  防止网贷成为无底洞

  从2019年7月至今,每个月还钱再借、借了再还,等吴倩反应过来时,累计待还款金额已经达到8万元,其中1万多元都是利息。“这种负债带来的不仅是生存压力,还有情绪上的焦虑。我想到自己的父母在老家省吃俭用,就非常内疚,特别是还不上的月份就更加难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